Vol. 344 我是小甜甜(下)

我爷爷喜不喜欢甜心,这个我没法求证了,打我记事起,我爷爷喜欢看的都是豫剧。但是从我爸爸这辈起,甜心的受欢迎程度我还是看得到的。比如,我爸爸的一生挚爱邓丽君。

我有时甚至会怀疑,男性对甜美女生的喜爱到底是后天建立的,还是已经写在 DNA 里的。甜美的女明星似乎从未走出过大众视野。

不乏有自媒体将王心凌称为华人世界最后一位「甜心教主」,说什么甜蜜断层十几年,好像今天就没有甜心了。我可以部分认同王心凌是最后一位「甜心教主」,但是甜蜜的断层我却是不承认的。

甜心一直都是市场的宠儿,哪怕是在「政治正确」、甚至是在某些人眼中已经「政治过于正确」的今天。喜爱硬气、中性风格女生的人自然是比过去多了很多,但你随便用一个新的男性账号注册一个有直播功能的媒介平台,看看那些最受欢迎的播主都是什么样子的,就应该有所体会了。

一切可能并没有你预想得那么正确。甜心宝贝是不是父权社会的产物,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,今天我们暂且不表。

当然,号令天下的教主已经不复存在,已经没有什么人能够用接连几首深入人心的小甜歌为自己赢得个「教主」的名分,这是个「每个人都是教主」的年代。

每当我看到借着流行音乐事件推导出人类学、社会学结论的自媒体文章时,总要多想一下,他们说得真的对吗?因为作为他们的一员,我也经常推导出各种各样的结论,但推导的前提很可能是偏见和身边统计学,比如上文。

有人说大家需要王心凌,是因为现在的生活比过去要苦,于是当真正的甜歌从天而降,大家都像冬天见到雪的孩子一样仰天张嘴。我不是很认同。很难讲 2022 年的青年人和 2004 年的青年人到底谁更苦一些,但每个年代的人都需要甜歌倒是真的。《甜蜜蜜》《轻轻的告诉你》《爱你》是甜歌,《学猫叫》同样也是。《爱你》的翻红跟王心凌的甜有关,跟强弩之末的华语乐坛黄金时期高超的音乐制作水平有关;在《爱你》面前,《学猫叫》之流似乎有些拿不上台面。但它们的差别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大,无非一个是喜茶,一个是蜜雪冰城罢了——都是让人获得片刻欢愉的奶茶。华语乐坛不再有精心定制款式的奶茶问世,或许是因为华语乐坛的衰落。

很少有人能拒绝奶茶,特别是用料精致的奶茶。

本期节目中,我们将继续为各位介绍女声甜歌,不过这次我们将视野从中国放宽到了整个世界,全世界都需要甜心。


选歌嘉宾:张桪

本期节目的选歌嘉宾张桪选的是江玲与回音乐队的《Yum Yum Cha Cha》。本来我的甜蜜时间坐标是从邓丽君开始的,她影响了整个八十年代的女歌手,以至于王菲、田震都有甜得发腻的黑历史。但人总会被偏见影响,正如小马因为他爸爸的影响将这个坐标起点定成了韩宝仪,邓丽君也是我从我爸爸那里得出的结论。其实往前倒推到华语流行音乐的起源就会发现,甜歌一直都是重要的主题——我们都很难否认周璇、龚秋霞甜蜜。于是在五六十年代传承了上海时代时代曲正统的香港流行音乐,有江玲这样主打甜蜜的女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选歌嘉宾:阿立

本期选歌嘉宾阿立推荐的是 Britney Spears 的《Lucky》。一个不知道算冷还是算热的知识:「小甜甜」是中国人给 Britney Spears 取的外号。布兰妮的前两张专辑确实是很甜,偶像剧里的女生那种甜。可是甜蜜的梦总是要破掉。


本期歌单

1. M2M – Pretty Boy @ Shades of Purple (2000)
2. Britney Spears – Lucky @ Oops!… I Did It Again (2000)
3. IU – 드라마 @ 조각집 [EP] (2021)
4. Jewel – Stay Here Forever @ Sweet And Wild (2010)
5. 早見沙織 – 予感 (泉水子バージョン) @ TVアニメ RDG レッドデータガール インスパイアードアルバム (2013)
6. 太田貴子 – パジャマのままで @ CREAMY TAKAKO (1984)
7. 江玲与回音乐队 – Yum Yum Cha Cha @ 江玲与回音乐队 第一集 (1962)
8. Mariah Carey Feat. Jay-Z – Heartbreaker @ Rainbow (1999)

 
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Archives by Month